法制網記者 陳東升 本報通訊員 張範
  這是一個家族式傳銷團夥,他們精心編織了一個“千萬富翁”的造夢計劃——“1040國家陽光工程”,通過口口相傳的方式不斷蠱惑親友投資加盟,並加以精神控制。拉人頭、分紅利、晉升級別……經過近兩年時間的發展壯大,該團夥組建起了一張龐大的傳銷網。但最終,這個無法實現的“諾言”還是驚醒了眾多“夢中人”,整個傳銷網絡瞬間土崩瓦解。
  4月18日,安徽六安人黃某桃、黃某勤、周某穩、黃某存、黃某伍因涉嫌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罪被浙江嘉善警方依法執行逮捕。被害人是如何一步步掉入傳銷陷阱的?遭遇洗腦後他們緣何走向瘋狂?此案的背後又有哪些鮮為人知的故事?近日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對本案展開了深入的採訪,力爭為你還原這個傳銷組織由鼎盛走向覆滅的前前後後。
  夢醒時分 傳銷頭目落法網
  3月12日中午12時15分,浙江省嘉善縣公安局110指揮中心接到群眾報警:魏塘街道車站南路81號樓附近有人打架。民警趕到現場時,已有30多人聚集在那裡。
  “徹底的大騙子!無恥!快還我們血汗錢!”、“只恨自己瞎了眼,輕易相信了你們這群白眼狼!”……眾人群情激奮,憤怒地拉住一對中年男女不放。
  控制住現場後,民警迅速將所有人帶到魏塘派出所作進一步調查。隨著調查工作的深入,警方逐漸揭開了一個特大“家族式”傳銷團夥的神秘面紗……
  中年男女名叫黃某桃和黃某勤,他們是一對親姐弟。自從兩人被警方控制後,前來報案的受害人便接踵而至,警方一天之內就陸續接待了70餘人。
  這些人很多與黃氏姐弟沾親帶故,80%以上的人都是老家一個村子的。在辦案民警耐心的詢問下,他們聲淚俱下地控訴了傳銷團夥犯下的罪惡行徑。
  事情起源於一個叫做“自願連鎖經營業”的行當,也被稱為“1040國家陽光工程”。2012年7月以來,70餘名受害人被同一個“千萬富翁”謊言所矇蔽,在巨大利益的誘惑下,他們身陷傳銷漩渦不能自拔,累計被騙金額高達300餘萬元。
  黃氏姐弟正是這個傳銷組織中的重要頭目,他們伙同家族中其他三名成員,精心策劃,裡應外合,編織出了一套套錶面華麗,卻暗藏玄機的謊言,不斷誘騙身邊的親朋好友源源不斷地加入傳銷組織,成為他們瘋狂斂財的“道具”。
  在掌握確鑿的證據後,嘉善警方又相繼抓獲了周某穩、黃某存和黃某伍三人。3月13日,五名犯罪嫌疑人均因涉嫌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罪被依法刑事拘留。
  直至東窗事發,多數受害人方纔如夢初醒,後悔不迭。這一傳銷組織體系嚴密、結構複雜,隱藏的極深。倘若不是其中幾名下線成員察覺異樣後及時報警,或許還會有更多的人上當受騙。可以說,“堡壘”是從內部被攻破的!
  作為這起案件中的關鍵環節,“黃氏家族”成員在傳銷組織中身居要職,是骨幹分子。按照年齡排列,他們分別是大哥黃某存、二姐黃某勤、二姐夫周某穩、三弟黃某桃以及堂弟黃某伍。
  五人中,黃某桃目前級別最高,是二代老總;黃某勤是一代老總;黃某伍是“大總管”,負責管理財務;黃某存是“紀律總管”,管理成員生活起居和行為規範;周某穩以前做過“大總管”,現在負責操控傳銷組織的具體經營,同時協助老婆黃某勤給新成員“洗腦”。
  手段卑劣 編織“迷夢”坑害人
  謊言的外麵包裹著一層美麗的“外衣”。傳銷頭目把“1040國家陽光工程”描繪得十分神奇:一次性投資69800元,兩三年內就能賺到1040萬。他們瘋狂鼓吹,這個穩賺不賠的生意是一項國家秘密工程,投資主要用於修建機場、高鐵、開發金礦及高爾夫球場等重大項目,小成本、低風險,換來的卻是高回報。
  據警方偵查,該傳銷組織不僅主要頭目之間是親屬關係,而且他們的下線,在發展層級、拉人頭時也都紛紛選擇親戚朋友。為理清案件脈絡,辦案民警特地繪製了一張涉案人員關係結構圖,其複雜程度著實令人咋舌!
  21對夫妻、22對同胞兄弟姐妹、2對父女、3對母女、1對母子……傳銷組織呈現出明顯的家族特征。而與之相對應的,還有一批姑嫂舅姨、叔侄嬸嬸等近親屬。案發後,其中的一些人互相埋怨指責,更有甚者因為負債纍纍,到了四面楚歌、眾叛親離的地步。
  薛某在本案中損失最為慘重,一家三口均被卷入其中,累計被騙金額15.2萬餘元。採訪中,薛某欲哭無淚,一個勁地嘆氣。事情還得從一年前說起。
  2013年4月初,薛某聽老鄉黃某桃說,他在臨安做工程賺了很多錢,並極力邀請薛某一同去做。此時,薛某正在家中養傷,情緒十分低落。半年前,他在船廠上班時被老闆兒子開車撞成重傷,導致脾臟被摘除,後獲得17萬賠償金。由於長期養傷,薛某沒了經濟來源,於是他欣然接受邀請,帶著老婆湯某去了臨安。
  “黃某桃穿戴非常闊氣,還帶我們見了馮總,兩人穿金戴銀,派頭十足,一看就是成功人士。”薛某說,黃某桃是隔壁村的,兩人的老婆是同學。一番熱情款待之後,黃某桃故作神秘地向薛某夫婦拋出了一個“發財”良機。
  黃某桃稱,“1040國家陽光工程”目的在於撬動民間閑散資金推動地方經濟發展,同時解決就業問題,是“資本運作”的一種方式。另外,此工程門檻很低,其投資模式是:以份額計算,每份3300元,成為業務員至少購買5份,最多不超過21份。如果一次性買入21份就直接升為“主任”級別。另外,還需要繳納500元的精品服裝費,共計金額69800元。
  “千萬富翁”並不是遙不可及的夢想。黃某桃介紹說,這個行業前景廣闊,內部有嚴格的等級制度及分紅規則,自下而上分別是業務員—主任—經理—老總—區長—總裁等。一次投資、終生受益,只要發展到新人,就能按照各自等級獲利。
  起初,薛某夫婦還是半信半疑。黃某桃見狀,立即帶領他們在臨安城區走東家、串西家。每到一處,薛某總會看到很多老鄉聚在一起,通過上課,反覆宣揚“1040國家陽光工程”的好處。最終,薛某夫婦動了心,稀里糊塗地交了錢。
  不僅如此,薛某的女兒知道此事後感覺不放心,趕到臨安來看父母,後來竟然也被騙進傳銷組織。“一家被騙十幾萬,今後的日子可叫人怎麼活啊?”案發後,薛某捶胸頓足、暗自垂淚。
  環環設套 利欲熏心詭計多
  據警方查明,“1040國家陽光工程”純屬子虛烏有,僅僅是傳銷組織用來忽悠人的一個幌子。它既沒有具體產品、又沒有實際工程,純粹就是“空手套白狼”。傳銷團夥正是利用受害人以親情為紐帶,蠱惑人心,以達到榨取錢財的目的。
  為了給加盟者提振信心,傳銷頭目們炮製了一個“五級三階制”理論,號稱人人都能發財。他們宣稱,“主任”只要拉到3名下線就能晉升為“經理”;拉到29名“經理”,就能晉升為“一代老總”;一代老總以上則是自動晉升,做到“三代老總”就可以拿1040萬退出。
  繳納69800元一周後,所有加盟者都會收到返還現金19000元。這筆錢,黃某桃、黃某勤等人美其名曰為“發展資金”。他們忽悠人的詭計很多,幾乎到了泯滅良知、恬不知恥的程度。
  在拉人頭時,他們無一例外通過編造謊言來誘騙親朋。什麼夫妻吵架、親戚生病,或是開五金廠、燈具店,生意忙不過來……理由一大堆,目的無非是先把人騙來。當謊言被拆穿時,他們又以“善意的謊言”為托詞,變著法子開始介紹“發財”生意。
  2013年8月以前,該傳銷組織主要在臨安市活動。他們以“家”為單位,每戶一般都是幾對夫妻五、六人合租一屋。據黃某桃稱,當時在臨安有數百人,分散在城區數十個“家”中。
  “你們動腦子想想,若是傳銷組織,我們能在市中心位置,政府機關邊上租到那麼多房子嗎?”每當有人對“陽光工程”的合法性提出懷疑時,黃某桃、黃某勤等人就會挺直腰板,理直氣壯地進行反駁。
  不僅如此,他們還以“陽光工程”需要保密為由,教育新加盟者務必要低調。每人交150元發一張新的手機卡,並且強制他們用一款價值100元,已經停產的諾基亞小手機。
  隨著傳銷組織的壯大,頭目們積極在新人中培養內部管理人員,先後任命了“申購總管”戴某、“能力總管”朱某等人,共同協助“大總管”黃某伍管理日常事務。
  新人每次交錢,黃某桃等人都會提供各種銀行卡賬號。據他交代,傳銷組織至少擁有3張以他人名義辦理的銀行卡,每次他們都會陪著新人去ATM機存錢,隨後到一家賓館辦理“申購手續”。
  這個“申購手續”也很滑稽。戴某等人會問一些問題,比如“是否自願加入”、“能否保密及遵守紀律”,並要求填寫一張“申購表”,內容包括申購份額、介紹人等項目。期間,所有受害人都被告知,申購可以繼承和轉讓,但不允許中途退出。
  申購成功後,當事人匯款的回執小票立即會被黃某桃等人收走。這是傳銷組織為了毀滅罪證、逃避打擊使出的慣用伎倆。
  助紂為虐 竹籃打水一場空
  “洗腦”是傳銷組織對受害人加以精神控制的重要方式。這方面,“1040陽光工程”表現得更為隱蔽。傳銷頭目們對下線管理十分苛刻,其中有個“經管20條”的規章制度更是荒謬透頂,幾乎到了駭人聽聞的程度!
  凡是加盟者,第一關就是要熟記“經管20條”,包括:早睡早起、不能上網看電視、不准闖紅燈、路上不准三五成群、不准說髒話、不准亂搞男女關係、不跟本地人接觸、女人不准穿暴露衣服、杯子每天至少洗三遍……一些人因為睡懶覺、開會玩手機或者擅自外出等原因被“紀律總管”黃某存罰款50—100元。
  警方查實,該傳銷組織自2013年8月從臨安搬遷至嘉善,70多人分別居住在嘉善城區多個老式小區內,共有11個窩點。他們每天的生活非常規律,早晨6點半起床,然後按照電話號碼薄給其他“家”里的人打電話,每天串門不少於3次,每次安排一人上臺講課。
  黃某桃和黃某勤經常忽悠下線成員說,由於不同的行業背景,需要加強交流、鍛煉口才、提高自信。倘若有人萌生退意,周某穩便會持續不斷地開展思想攻勢,極力勸說其留下來。
  更為惡劣的是,頭目們為了掩人耳目,撒起彌天大慌從不臉紅。2014年春節前夕,黃某勤升為“一代老總”後,在嘉善某高檔飯店大擺宴席,邀請下線成員們一起聚餐慶祝。席間,她拿出一疊照片開始炫耀。其中有一張格外耀眼:只見她笑盈盈地手捧幾十萬現金。黃某勤稱,只要大家好好乾,都可以像她一樣,晉升為老總就能拿到十萬元以上的月薪。
  在場的人無不對此深信不疑。但警方最終查明,該照片系黃某勤偽造。拿一張假照片來矇騙人,足以反映出其用計之深、手段之毒!
  傳銷頭目們極其善於偽裝,他們穿名牌、戴名錶,滿身珠光寶氣。許多受害人被這種假象所迷惑,覺得他們真是事業有成、飛黃騰達了。於是,一部分人在受騙後不僅沒有幡然醒悟,反而助紂為虐,不惜將親朋好友往火坑裡推,以換取幾百到數千元的“分紅”。
  據黃某桃交代,每個加盟者一經繳納69800元,這些錢就會被按照比例全部瓜分完。返現的19000元以及拉人頭的“分紅”無非是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罷了。因此,除頂層的少數人以外,其他參與者投資的錢全都打了水漂。
  如果說,金錢被騙還可以再賺,就當花錢買個教訓。那麼,本案中,許多受害人心底最為擔憂的恐怕還是信任危機。血濃於水的親情在金錢誘惑面前居然變得如此“不堪一擊”,於是丈夫騙妻子、哥哥騙弟弟、小舅子騙姐夫、嬸嬸騙侄女……連環騙局比比皆是,最終既坑了親朋,也害了自己。
  案後點評:
  掩捲沉思,本案留給人們的教訓發人深省!這種以親情為紐帶的“家族式”聚集型傳銷活動發展蔓延較快,危害極大。它如同一個深不見底的黑洞,無情地吞噬了道德和良知,導致夫妻反目、手足相殘、親情淪喪。
  許多受害人被矇騙後,辭掉了原本不錯的工作,載著希望而來,帶著傷心而歸。從心理學的角度分析,他們在“發大財、賺大錢”的心理驅使下,夢想著“一夜暴富”,結果正中傳銷團夥設下的圈套。
  傳銷活動嚴重影響社會和諧穩定,且極易引發各類違法犯罪。嘉善警方在偵辦本案中積累了不少經驗,但打防傳銷違法犯罪工作仍任重道遠。  (原標題:浙江破獲一特大“家族式”傳銷團夥)
創作者介紹

1202

yk94yklmp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